偷拍自拍哥哥干哥哥射ckplayer在线视频_夜撸君哥哥干_色小组狠狠干_狠狠干性高清图片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mddhj.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人如剑

时间:2018-01-19 上了楼进了她的房间,虽然不大但装修得清爽雅致,想来住在这里面还是很轻鬆惬意的。虹媛给我倒了杯红酒说:「大哥,你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神。」「那你不喝一杯陪陪当哥的吗?」「我这就去拿」「别,来,我们兄妹用一个杯子喝就得了,何必浪费呢。」
  我抬头见这只雪白长裙的「鸡」站得远远的,就示意她到身边来,然后说道:「其实我认识你,你是天龙公司的吧?」美女这时已走到我身边,听到这里心咚咚的跳了起来,她感觉到头有些晕眩,这时我已用手圈着她的蛇腰把她搂坐到腿上。
  「你叫赵虹媛!」我一边用手探进她的长裙深处,抚摩着她雪白粉嫩的一双大腿一边说道:「你是天龙人事部的。」这个小虹听到这里感觉到心都快跳了出来,同时身上却莫名的燥热起来,她喘息着说道:「你别瞎说,我虽然叫小虹,但不是什么赵虹媛。」
  我闻到长裙美女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雪莲花大腿的弹性和丝袜的柔滑让我感觉很惬意,我用手指拈着虹媛的丝袜轻轻提起,看到肉色的丝袜像帐篷一样立了起来,在薄雾似的丝袜下虹媛雪白的大腿分外的诱人。
  「其实你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老子出了钱买下了你这只『鸡』,你就得好好伺候我!」虹媛听到这里,已明白自己今晚的境地了,不过她却彻底放鬆下来,并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润起来:「我要操你了,别叫大哥,叫爷,我喜欢你叫我爷,知道吗?过去婊子叫嫖客都叫爷来着。」我一边嘴儿对着嘴儿强行灌着这俏「鸡」酒一边低声对她说时,虹媛终于轻声的呻吟起来,听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一种征服者的笑容。
  虹媛的脸更红了,我看时机成熟,一把拉过虹媛吻了上去,她拚命挣扎但哪里挡得住我的如狼似虎,美人儿的唇好软好香。我一边和这只俏鸡亲嘴儿咂着舌头一边在她身上抚摸撩拨着,她那迷人的大腿、隆起的胸乳和俏脸动人、凤眼迷离,让我感到一阵阵的慾火燃烧起来,淫亵地想像着这只动人的尤物脱去衣物后身体的样子,以及被阳具插入这朵高雅的雪莲花的下身、小嘴甚至后庭会是个什么神情,想到这里我感到下身涨得有些发痛。
  我脸上带着猫戏老鼠的笑容,抱着怀里娇羞动人的雪莲花,挑逗着她说:「今天我要好好的操你,操你这个美人儿!」
  我抓起这名长裙美女的左脚,轻轻抚摸着她的像牙白尖包头高跟凉鞋还有那层细腻的肉色丝袜,我用手捏着她秀美的脚背和脚踝,虹媛低声的呻吟。顺着她被抓住抬高的左脚,我可以看到她那雪白长裙掩映下的大腿根部白色的通透丝质内裤。我把这俏货的脚抬到鼻子上嗅了起来,有点淡淡的汗味但却一点也不臭。我满意地闻着美女俏蹄子那诱人的气味,我对美女的高跟美脚有着特别的兴趣,虹媛的美足让我感觉到全身都燃烧起来。
  我慢慢将她的吊带长裙褪了下去,上面手贴在她背上的肌肤上,咬住了她的一对欺霜赛雪的粉奶子,并不时用舌头舔着美女的奶头儿。下面则故意让我的阴茎顶着她的阴阜:「不要,痒啊,啊……」虹媛整个人都软下来,整个身子都贴在我的身上。
  虹媛的呻吟慢慢急促起来,我将她的小手抓向我的小弟弟,虹媛娇羞地抚摸着,哦,受不了了,我解开我的裤子,虹媛的手穿过我的内裤,一阵柔软的触感传来,我的阴茎更加烫了。
  虹媛的裙子彻底掉了下去,现在只有内衣了,当然乳罩和小内裤都并没有在她身上呆太久,三下两下就被我扒了下来。现在虹媛这个梦中情人除了长筒丝袜包裹的美腿和脚上那双性感的像牙白包头高跟凉鞋以外已经全身赤裸,多好的身体呀,除非该长的地方,全身没有一根毛,胸前像镶嵌这两个大白馒头,馒头上有两颗小草莓。我感到血往上涌,同时也往下涌。
  虹媛扭了一下杨柳细腰,似乎想将我的手甩脱,我哪里会让她得逞,中指一直贴在那条沟上不停的来回移动,慢慢的一个小豆豆冒了出来,当我的手指不小心碰到的时候,虹媛就会痉挛一下,过了一会,我手上已经全是水了,虹媛也已凤眼迷离。
  这时候,似乎电影的蒙太奇回放,我想起了那铭记心头的一幕。天龙应聘的最后时刻,赵虹媛虽然说话很客气,但手里换了资料,準备安排下一个。我的心都凉了,知道这次又完了,有些自暴自弃地歎了口气,抬头却看到了虹媛那张红艳的小嘴,妈的,如果将那个男的赶跑,关上门,把这个叫赵虹媛的美女踹翻在地,双脚夹住她波浪长髮的漂亮脸蛋,把自己硬梆梆的家伙塞进这张美丽的小嘴里,狠狠地插得这个美貌的女职员翻白眼的话,才真他妈的爽。想到这里,我有了强烈的打手枪的冲动。
  而今,似梦非梦的感觉,我慢慢将怀中这朵怒放的雪莲花向下按去,不用打手枪了,梦中漂亮的女主角乖乖跪在了我的胯前,张开了她那诱人的樱桃小嘴,里面温暖滑腻夹着一包水,还有一条红嫩湿润的舌头等着我的光临呢。
  下意识地,但其实我显得十分粗暴,虹媛被我拖到地上跪着,头髮被扯着,嘴被手大力捏开,还不太适应小姐生涯的美人儿有些惊恐地看到我那黑红色粗大的阳具凑到自己的眼前,那鼓着蚯蚓似青筋的鸡巴热腾腾还带着几丝令人不快的腥臊已经直楞楞地杀将过来。
  虹媛想合拢嘴,但此时我这极其有力的手却叫她的嘴难以闭上半分,只能眼看着这条鸡巴慢慢的插进自己的嘴里,直到喉咙才停下来,这时,这朵漂亮的雪莲花噁心得想呕吐。
  我只顾自己爽了,这么些年记在心头的债也该让她还一次还个够了,此时哪里还管得了她的死活。左手捏着虹媛的脸,右手扯着她的头髮,阴茎把美人儿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我的鸡巴在虹媛小嘴里拚命撒欢儿,一边摸着她的那对诱人的奶子,一边享受着她那醉人的呻吟。
  看着虹媛流着眼泪的痛苦摸样,我抽插得更有力了,虹媛小嘴里发出「呜呜」无奈的声音。终于在快乐顶点时,我用力把阴茎抵到美人儿喉咙最深处,三年多了,谁叫你长那么美,打扮那么高雅,地位高不可攀的样子,终于,欠的债终于还了,我抵死按住她的美人头儿,美美地射出一股浓稠的精液,用心浇灌了这朵漂亮盛开的雪莲花一次,而这,仅仅才是个开头……。
  才600元,虹媛这个天龙公司的漂亮女职员卖得实在太便宜了呢。今天,我是给了钱的大爷,她不过是被我点杀的一只鸡而已,再漂亮再高雅再清纯还不是任我摆布的命。
  我让这美女替我继续吹含了一阵,看看恢复了元气,就让她转过身去狗趴在床上,翘起她的圆臀,然后一边摸玩着她穿着丝袜和像牙白高跟凉鞋的俏蹄子:「套子、套子、」虹媛在前面呢喃着,我心想老子干你这只鸡,不嫌你髒就算看得起你了,还敢要求爷戴套,老子偏不。「套子什么套子,今天你就是老子的肉套子,来了!」话音还没落,没有犹豫就提枪上马给她肉捅肉就是一插到底。
  虹媛的洞很有弹性,裹得我的阴茎紧紧的,由于很多水的原因,所以没有什么难度我就捅到了她的子宫,她「啊」了一声,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轻点啊,你就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吗?」我笑道:「你要抛着媚眼叫爷我就温柔一点。」虹媛将她的头髮甩到了左边:「偏不,你以为你是谁啊!美得你!」
  看她这样,我大开大合地就干了起来,每次都是抽到头再捅到底,虹媛哪里受得了我这样子干:「轻点,轻点,我叫你爷好么?啊……」我注视着她瞇缝着的大眼睛,看出她心里的悲喜交集的複杂感受,冷笑着对她说道:「小婊子,今晚你一进来,老子就认出了你,还敢抵赖,你要不叫赵虹媛老子就不姓白。早就想干你了,没想到今天会被老子逮着机会操得死去活来吧?乖乖顺了你爷,不然,就叫你尝尝被强姦至死的滋味!」
  虹媛痛苦地呻吟着,口里连声哀求我轻些,但激愤不已的我哪里还能控制住淫性大发的鸡巴,抓着她的长髮一阵猛耸,渐渐下面一阵酥麻,感觉差不多了。
  「虹媛小婊子,你可听好了,爷爷我要你射到里面去。」话音未落就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抽插,真是洪湖水,浪打浪。水波随着身体节奏发出噗噗的怪叫,实在太过兴奋的我终于忍不住了,一股热流喷薄而出,子弹像潮水一般冲向美人儿的子宫,这时虹媛里面也是一阵痉挛,洒在我在龟头上:「啊……来了!」我的低吼和她带着颤音的尖叫同时响了起来,漂亮的雪莲花被我给操了,终于无力地瘫下来趴在了床上。
  赵虹媛,这名诱惑了我多年的梦中情人最终还是雌伏于我的胯下被我给美美地干了,这朵高雅的雪莲花最终还是被我给採到了手!
  记得一位科学家说道: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搂着这只高雅稚嫩而温柔的鸡,这个漂亮动人的白领女孩,我丝毫没有辜负大好时光,为了摊薄600元的吃鸡成本,一夜就拉着她大战了六个回合,其中印像最深的是最后一个回合:「你怎么知道我叫赵虹媛呢?」这个女孩子还是老实招认了,我先给她讲了我应聘的故事,然后讲出了我心中的愿望:「三年了,我的愿望就是哪一天再遇见你,一定要干你、操你、日你个够。我牢牢记着你的容貌,就是磨成灰我也认识啊!」一边说,一边鸡巴就从后面伸进这朵高雅白莲花的阴道里抽耸起来,虹媛被我说得娇羞中含了几丝怨愤,穿着像牙白细高跟凉鞋的一双浪蹄子在床上伸伸曲曲的,这更加激发了我的淫性。
  有些疯狂的我干得她死去活来的,沉重的喘息声伴随她时强时弱的呻吟声在小小的房间里迴响。她体内像一个涓涓溪流,快活的流淌,溪水一度蔓延至她的两座小山之间。突然我感到从洞底喷出一股狂流(以后才知道这叫倒射),我发出野兽般的狂叫,然后是美美的爽射……。
  风雨过后自然是一片平静,第二天清晨,我亲着虹媛俏丽的脸蛋儿,发洩出了所有的慾望,身上觉得暖融融的感觉到一片温馨和宁静,温存地搂着她说:「昨晚我是不是太粗暴了些,不过谁叫你这么吸引人呢!」「哼,上人家的时候简直像要吃了人家,现在爽过了又用甜言蜜语来哄我了,你们男人怎么都是这样的。」
  「不要这样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的确是言自由衷:「是吗?不过人家是夜总会的坐台小姐,这么快就被你这样了,你会不会认为我本来很滥?」虹媛口气似乎有些无奈。「当然不会了,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我再次吻吻了她表示了我的情意绵绵。
  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这朵雪莲花虽然是只鸡,但其实是只才出道不久的嫩鸡,这是她第三次坐台,前面两次中还有一次是素台,另一次则让一个50多的老闆戴着套子弄了半个小时就完工了,只有今天,她才体会到做鸡的痛苦和被强暴的滋味儿。
  虹媛也讲了自己坐台的原因,在天龙感觉没有什么前途和发展,每个月都只有1400的工资,原来还有一些奖金和补贴,但这两年公司效益也不太好,这些都没了。谈了两个男朋友,总有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后都散了,按揭买了这套房子,股票上的投资又被深套了,生活没有什么希望。由于年轻貌美,上班经常要遭受一些性骚扰,通过一个中学女同学介绍认识了小玉姐,想到被人白吃豆腐还不如趁青春貌美卖上几次贴补一下生活,最后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虹媛虽然人长得漂亮,但其实只是名普通的女孩子,被宿命的大手抓在掌心,随意蹂躏,让我觉得还是有些怜惜。我慢慢回味着我们的一见锺情,或者可以说是前世的余债,错落纠缠的恩怨之中,根本看不清根源的出处。但现在,既然我给她下了药操了她,又把这个雪白吊带长裙和像牙白细高跟凉鞋的美女搂进了怀里,多少觉得有些义务了。
  我一边搂着她光溜溜的身子一边开导着这位丽人:「人生在世,就是要追求幸福,太累了没意思。要幸福就得有钱,有了钱要什么就有什么,可以随心所欲。不知是哪本书上说过,只要建起了金钱的王国,你就是这个金钱国的国王,你就是这王国的最高主宰,你不受任何人的支配和约束,拥有一切,你是最自由的,因此,你是最幸福的。」
  虹媛听了以后若有所思:「你们这些大老闆,有本钱,生意愈做愈大,钱滚大堆儿,干什么事都得心应手,哪像我们这些小职员?做什么事事都受制于人,处处掣肘,生活有什么乐趣啊。」
  我劝着身边的虹媛:「我们还是多少喝点酒吧?酒是能让人放鬆的。能驱逐烦恼,带来欢乐。」虹媛说:「好吧,我只喝一小杯。」我下床到吧檯拿过昨晚没喝完的红酒和两个小杯子,给虹媛斟了一小杯陪她喝了,看她的脸上展现出几丝桃红,更显得秀丽俏美,我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接着说:「我办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自己的王国,最反感就是某些企业声称的什么狗屁企业文化,天天唱高调,『为企业、为别人贡献自己的一切』,好虚伪!那是虚无缥缈的事,是一种精神自恋,自作多情,好多人是在谎言中最大限度的攫取自己的利益。为什么这些企业搞不好?就是从心上他就坏了。嘴上都还在喊为别人,实际上人们都在为自己。我平常不怎么看书,偶尔看到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才是最实在的,多好的话啊!」虹媛被我这套简单实用的理论所折服,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观点。我已经把这个美人儿的思想愈拉愈近,终于走到一起来了。
  我这时仔细品评到虹媛还真是颇具姿色,二十多岁正值青春妙龄,眉清目秀,大眼妩媚动人,脸色红晕,嘴唇水汪汪的娇嫩欲滴,怎么看都是个让男人动心的尤物啊!
  「心肝儿,你这么漂亮,又有气质,我是国王,你过来给我当王后、当妃子,不也就有钱了吗。来吧,让我们及时行乐吗?」我一边说,一边亲着她的嫩耳垂。「你能看上我吗?我白天虽然是天龙的OL,但晚上是一名坐台小姐而已。」虹媛虽然口里这么说,但身心疲惫的她突然感觉到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我这句话给抽光了,将头埋进我这个有钱人温暖的怀抱,像名渴望宠爱的妃子终于找到了生命中的轻鬆驿站。「不过,说真的,我佩服您的魅力,真正的男子汉!是个干大事业的人!和你在一起让人家感觉到安全。」
  我们浅酌慢饮,言语交流中好多时候我是在投石问路,我的手法是循循善诱,逐步深入,不断引导她对卖身求荣、求财、求安定的慾望,还要掌握她複杂多变的女人心。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最忌讳的话是说她不漂亮,在密闺花床之上最爱听的话就是说她好风骚,对女人做工作,其实我也是一把好手,上面夸着,下面干着,双管齐下,必有奇效啊。
  有可能这是我今生最大的一笔买卖,虹媛的背后是天龙,那是一个比龙腾大十倍的大家伙,那里有金钱如山、美女如云,还有无数的机会和巨大的舞台,而身边这个虹媛如果利用好了,将是我刺向这个巨人的一把利剑,掏心的利剑。
  鱼与熊掌都要兼得,我要先把虹媛融化,再等到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那天。经过交谈进一步增强了我的信心,成功的希望像电一样刺激了我的神经,感受到了兴奋和狂热……。
  虹媛毕竟是名白领丽人,有她自己的思维方式,绝不是肤浅到只听任生殖器快感的女子,虽然这一点很重要。也许对所有女人都很重要,但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正确地认识这一点。羞耻之心也好,嫉妒之故也罢,也许个别还属于懵懂未开的青涩果子,慾望,在女人心里,或者结了厚厚的茧子,或者被强行锁进了角落,或者与另一事物融为一体,以非常态的渠道宣洩出去。而虹媛,属于幸运的一个,她遇到了我这个流氓,开启了她的生命密码,而我也进入了一段和她的热恋季节。
  其实,像虹媛这样美丽漂亮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去做这种事,要钱的方法很多,但虹媛说她是一只自由的蝴蝶,她喜欢自由,所以她要做一只自由快乐的野鸡,一只不受任何约束,可以任意徜徉于世间的野鸡。
  我的多情多才又多金还有蛮不讲理的气势彻底征服了这只漂亮的「野鸡」,每次我带她出去,从不问她的需求,而是一副自作主张的神秘,往往却取得出人意料的效果。
  我会带虹媛走过七拐八拐的巷子去吃一次新疆的手抓肉,那种桌子上的油腻都没擦乾净的地方,居然也会做出十分鲜美的菜餚。我会在虹媛不开心的雨天一路飞车200里去一个人烟稀少的景区划船,我们在细雨中向群山呼喊、放歌,然后再找个农家的热炕,吃柴锅炖出的小鸡、喝稻米酿成的烧酒。我也会带虹媛去看电影,在空旷的露天汽车电影院,偌大的屏幕彷彿苍穹,沙朗。斯通对迈克尔。道格拉斯描述死者跟她的关係~~IFUCKYOU,一只手伸向虹媛的长裙子下面,男女主角在屏幕上疯狂做爱,欲水同时也淹没了我那辆陆上公务舱。
  这段日子虹媛是快乐的,我们出双入对,双宿双飞。扪心自问,不能说我对虹媛无半点真心,毕竟捨得花费大把的时间来把虹媛暂时变成自己生活中最核心的那个。
  我们最乐此不疲的事是做爱,连续一个礼拜没有停止,好像是三年前欠下的,为了弥补,我们终于又相遇在一起,嘴巴亲到了一起,下面也连成了一体……。
  虹媛虽然白天还继续去天龙上班,但晚上已经开始渐渐融入了我这个大家庭,虽然她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但即使这样也让她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
  九月初的一天,週末的下午,我带着璐瑶来到莲花小区虹媛的小窝,用早就到手的钥匙开了房间门。看看墙上的锺才四点过,时间实在太早,虹媛还有两个小时才会下班。
  百无聊赖中让璐瑶这个美艳姨太太双膝併拢跪在我的双腿之间替我按摩解闷儿,无意之中拿起茶几下面虹媛的私人相册浏览起来,突然发现了一张照片,引起了我的兴趣……。
  照片的背景是一幅大型的新疆舞壁画,前面是个红木地板铺就的小舞台,台上是一位时髦靓丽露着肚脐跳新疆舞的舞女。这是一位仅仅看眼照片就有感觉的漂亮女人,说她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粉面桃腮皮肤白嫩,一双标準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濛,彷彿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浑身似乎散发出一股子媚劲儿。
  她的上身是一件露脐的紫色的流苏缀饰花朵胸衣,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似乎在随着肚皮的扭动而轻轻颤动。下面是条流苏装饰的紫色低腰半截裤裙,紧紧的裤裙包裹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荷叶滚边的裙摆掩映下露出两截透明肉色丝袜裹着的雪白匀称小腿,时隐时现摇曳迷人。脚上是双小巧玲珑的银色带袢高跟鞋儿,似乎是专业舞蹈演员特别喜欢的那种。照片上这个舞女身上瀰漫着一股妖冶的气息,妩媚诱人的韵味让我感受到一丝令人心跳加速的诱惑力。
  我将这张照片抽了出来,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个神秘的漂亮舞女还有她那诱人的细腰。美人腰大致分为两种形态:一为纤腰;一为肥嫩。纤腰楚楚动人,肥嫩妖艳,古有「环肥燕瘦」最为代表。明目皓齿的美人,走起路来再风摆杨柳,自然就更是动人尤物了。
  我喜欢女人的腰,女人的腰有承上启下、婉蜒旋展之妙,予人以无限的遐思和幻想。高耸的胸、纤细的腰、丰满的臀,正因为有细腰,才更衬托上高下圆的双曲线之美,也更增加女性的魅力。同时举世闻名的西班牙舞、埃及的肚皮舞、夏威夷的草裙舞、日本的艳舞还有我国独特的新疆舞……得力全在舞女们的腰部锻炼有劲儿,形成性感与美感的综合体。
  古书《闺房宝镒》记载:「相女先相女腰,腰细而力强者佳……以腰为枕席,乐之关键也。」可见:「腰」其实是何等的重要!「玉体怀中藏」的感觉:「风到飘飘欲飞去」的神韵,真要说玩女人,可能还是那些年轻貌美又接受过长期专业训练的女舞蹈演员最有趣、最有味道啊!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如今看见虹媛相册里这个活色生香扭动着水蛇腰的妖冶舞孃,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虹媛一回来,看到我拿着那张照片发愣:「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白秋,发什么呆呢?」「这是谁啊?」我有些色迷迷带点口水地问她,原来这个漂亮的舞女是她的中学同学,现在是江陵市歌舞团的专业舞蹈演员~~姚君红,她同时也是虹媛的业余舞蹈老师。
  在璐瑶的伺候下我浑身轻鬆起来,和虹媛绕了半天圈子,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有关这个姚君红的一些情况,似乎是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年轻漂亮的她现在还待字闺中,歌舞团名声虽然好听,也仅仅是一个清水衙门,收入并不高,现在她经常在外面走穴,到一些舞厅、酒吧、夜总会什么的跳新疆舞和拉丁舞什么的,有时也给人伴舞,不过虹媛说她的收入可不低,毕竟人家是专业的女舞蹈演员,到哪里都理所当然被捧成「舞后」的。
  璐瑶社会经验要丰富一些,根据她的介绍,在江陵靠舞厅赚钱的女人有好几类:平时有较好的职业,只是晚上出来混吃混玩的叫宵夜女郎,一般只玩不卖,偶而接受一下亲暱也要看对像(虹媛似乎就是这类)。而长相漂亮,或为演员或为港台商包了的,到舞场上为出风头表现自己的叫模特舞女(姚君红应该就是这类了)。以伴舞为职业,兼带卖淫赚钱的叫公共舞女,这一类目前最多,也最现代化,打扮通常比较性感,转场频繁,挑肥拣瘦,极富商业意识。此外还有什么「混点舞女」、「兼职舞女」、「钓鱼舞女」、「社交舞女」、「打波舞女」等五花八门的名称,连她都无法记全。
  听了这些,我对舞厅和舞女的兴趣大增,连拉着虹媛怂恿着她说:「说实话我最喜欢看女孩子跳新疆舞了,要不你先联繫一下这个姚君红,看她到哪里走穴,咱们今天也去长长见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璐瑶本来就是一个爱热闹的,自然在旁边帮着吆喝鼓动,虹媛的俏脸似乎抽动了一下,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嘴里直接流露了出来:「白秋,你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我看着她美丽的眼睛,心里知道已经吃定了她,现在的她无法违拗我的意志。我笑了笑倚烂为烂地说:「是啊,在乎山水之间呢!」女人身上的山,女人身上的水,寄情如斯山水,风景这边独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