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自拍哥哥干哥哥射ckplayer在线视频_夜撸君哥哥干_色小组狠狠干_狠狠干性高清图片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zmddhj.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11章

时间:2018-01-13 司机老姜笑咪咪地,再度以猛烈而急促的节奏肏着小青的屄,而且口里还不断追问她:「浪了吧!?知道你有多淫、多蕩了吧?」
  「知道,知道了嘛!……我浪……死了!淫蕩死了!」小青喊着。
  杨小青的两只眼睛迷濛了起来,随着老姜的粗肉棍每一肏入,她的眼珠都翻白了,向上滚进脑门里;癡醉地、欲仙欲死般地呼唤着:「姜大哥!……姜大哥~!大鸡巴肏得我……可真要浪死了啊!」
  这时候,老姜才笑瞇瞇地暂停了抽肏,在小青不明究里正要抗议之前,伸手解除了缚住她两腕的绵绳。小青感激万分地挣出笑容说:「谢谢!谢谢你……姜大哥!我……」
  「不用谢了,大少奶奶!只要肯放下你贵夫的身段,这样跟咱哥俩玩,咱们当然就会帮你在老闆那儿保密呀!对不,小陈?」
  「对!太太不用担心老闆,只要让我们舒服就行了。」小陈应着。
  于是,老姜放掉了小青的两腿,俯到她身上,压住她娇小、嬴瘦的身躯,振腰猛刺着她水汪汪的肉屄,肏得它淫液不停流了下来,淌到屁股沟里,把旧床垫都浸湿了一大片。
  而小青被鬆绑的两手一张开,就伸展了手臂,巴住了床垫的两个边缘,然后主动把两腿朝天张得更开,一面用力引着屁股向上迎接男人的大鸡巴,一面嘶声喊着:「啊!……肏我,肏我吧!姜大哥!肏我!肏我啊~!!……我真是……淫蕩死了!……不要脸死了!可也……舒服死了啊!……」
  在一旁观看的司机小陈,又灌下两口XO,羡慕而又讚赏似地说:「妈的!老哥真厉害,肏得太太好像完全都被你……征服了!」
  「嘿嘿!这就是为什么……玩成熟如大少奶奶的女人,比肏那种刚出道的小女生,是更够味儿……更令男人……消魂的道理啊!……老弟!别怪我说……在玩女人……的工天上,你还得多学学哩!」
  「是啊,是啊!我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对吧!?」小陈应着。
  老姜有力地振着腰,挺着鸡巴吧哒、吧哒地往小青的肉洞里冲刺;还侧过头对小陈得意地一笑,彷彿示範给小陈看,要他听着似的。
  「啊~!啊!!老姜,老姜啊!肏我吧!大鸡巴……可不要停啊!喔~~啊!……大……大鸡巴!……我……爱死了!爱死了啊!」
  杨小青什么也不顾了,放开喉咙尖喊着放浪、淫秽不堪的呼号……她高高举起、大大分张的两条瘦瘦的腿子,不断朝天踢着,连脚指头都一下翘起、一下缩弯了,显出她身子里,被鸡巴不停抽肏时,那种难以形容、蚀骨消魂的快感。
  「嘿嘿!……不过老弟呀,可别乱说话,把人家给叫老了唷!……老姜可是我老姜,不是咱……风骚十足的……大少奶奶喔!」
  「对呀,对呀!少奶奶一点都不显老,虽然比起大学女生,太太的奶子不够大,肉也比较松一点;可是照样还是……蛮够骚的耶!」
  两个司机一来一往对自己评头论足的话,听在小青耳中,令她眼泪又快要掉出来了。她开始为自己身材不如人而感到自卑,也更为自己的年纪、身体,在司机玩过的女大学生相较之下,觉得好悲哀。
  小青需要男人讚赏她的心情更殷切、要鸡巴猛烈抽肏的慾望也更急迫了。
  在被老姜身体压着的底下,她仰起颈子,银铃似的高喊着:「是嘛!就是嘛!……我真是骚……蕩死了~!大鸡巴……你真的好厉害,好会干喔!啊~哟啊!!肏得我简直……都要疯掉了!」
  「哈,老哥啊!……太太居然高兴得给你打分数了!」小陈嚷着。
  「嗯,看起来大少奶奶是满意我老姜啰!……那~咱们也就让该轮到的小陈哥……上来服侍你一下吧!」老姜停下抽肏,问着小青。
  老姜按住几乎完全赤裸的小青,也全不理会她的抗议,就抽出了他湿淋淋的、粗大的鸡巴;然后他丢下小青,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在椅上,抓起XO,对小陈笑道;「上阵吧!用你的大工具好好表现一下,别为咱们下人丢脸!」
  小陈把上衣也脱了,赤裸着年轻的全身,走到床垫上,看着小青。
  失去鸡巴填塞的小青,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空虚,眼巴巴地盯住小陈入了珠的鸡巴,嚥了下口水,才抬头挣出一笑,娇滴滴地喊着:「小陈哥!……那你就快来吧!……我底下又……好空虚了!……哎!真羞死人了!……不过,宝。贝……不,小陈哥哥!你……你的鸡巴好大……又好那个的。……可别对人家太……太兇猛,人家会怕耶!」
  小陈蹲下来,托起小青下巴,使她两眼望着他,才面带淫笑地说:「那……
  太太你就在上面,套住我小陈的肉棍子,骑鸡巴好了!「说完,小陈自己躺在床垫上,等着小青主动」上马「了……
  杨小青连忙自己蹲了起来,顾不得「形象」,分开了两腿,伸手到淫液氾滥着的屄和屁股底下,抹湿了两手,然后倾身棒住小陈的大肉茎,开始一上一下地搓揉着;同时两眼还淫兮兮的,盯着看它愈变愈大,上面的珠珠愈来愈凸起的变化……
  「嗯~!太太满会的嘛!……打手枪……都打得这么好!」
  司机小陈哼出讚美之言。
  小青听了,心里感到无比羞惭,却又爱又怕的,只好咬住了唇,两手紧握着大茎,极有节奏地一搓、一挤、一搓、一挤的;更不时以湿滑溜溜的手掌心抚到大龟头上,打转旋磨,将那颗鉅大的肉球、和它下面的两粒凸起,都攃得亮晶晶地闪烁发光了。
  在一旁抽烟、喝XO、看好戏的老姜,既夸讚、又调侃小青地说:「嗯!可真不赖……丝毫不输给马杀鸡女郎哩!……嘿!……瞧她还这么充满表情的……看来,少奶奶是爱上你这根老二喽!」
  杨小青的手心里,感觉着小陈鸡巴的形状,禁不住产生一种奇痒似的快感,迅速抵达阴道;就好像手中握住的东西,已经肏进自己肉屄里面,开始要让自己受不了了。
  「天哪!连这种奇形怪状的……鸡巴,也会要我……发狂的呀!」她知道,在今天这场「额外的节目」结束之前,自己一定又会在体验前所未曾的、感官刺激中,变成再浪蕩也没有的女人了。
  ………………
  跨骑在小陈庞然巨怪似的、又长又大的肉桿上,小青感觉那奇大无比的龟头肉球,触到了自己嫩肉唇上;她终于忍不住大声歎叫了:「啊!!……啊!!……你好大!好大、好大啊!!……」
  但她更忍不住的,是自己以蹲姿分开了两腿时,阴道里面那种空虚的煎熬啊!……于是,小青既害怕、却又急迫地,一屁股往肉棍上套坐了下去。
  但才套入一小截,她就更尖声高啼了起来:「啊~!天哪!!……鸡巴……大死了!……可我也爱死了啊!」
  「蹲下去!少奶奶……往鸡巴上套下去呀!」老姜在一旁吼着。
  小青弯曲、分张的两腿不停颤抖,上身也几乎不支地倾倒下去;幸好她用手撑住小陈的胸膛,才能抬起猛摇的头,张圆了嘴大喊着:「不行呀!……我套不下去啊!……小陈哥……太大了嘛!……」
  床垫上躺着的小陈,不知该如何,只侧头对老姜无奈地耸了耸肩。老姜才像教练似的对小青说:「少奶奶不要蹲了,改用跪姿吧!」
  说来也真怪,小青听话地一改成跪姿,就马上觉得比较能接受小陈鉅大的鸡巴,也稍微可以掌握自己屁股的运动了。她开始一前、一后地振着身子,把屁股一上、一下的掀动了起来……
  「哦~~!……哦~~呜!!」闭上了眼睛,小青体会着男人这根入了珠的大家伙,感觉自己阴道的肉管子和嫩肉壁,不但被撑得又紧又满之外,还强烈承受着它一粒粒的、凸起的珠珠来来回回的、紧紧压着的滚动。而鸡巴头上,那颗好大好大的龟头,跟它两旁的珠子,更在一进、一出的当儿,像掏着肉里的东西一样,教自己的洞穴深处更愈来愈受不了了!
  处于主动的地位,杨小青骑在司机小陈的肉茎上,开始激烈地掀动她浑圆的屁股。一会儿挺直了瘦骨嶙嶙的上身,上上下下地起落;一会儿又弯下腰,伏扒在小陈的胸膛上,将屁股翘得高高的,一左一右地旋摇。
  「哦~~喔!……噢~呜!……啊~~呵!……好……好喔~!」小青一面振蕩身子,一面浪声不绝,像颂唱起咏歎调似的、抑扬顿挫地啼着、哼着;她有如银铃般的呼叫声,响澈、迴旋在破破烂烂的小砖屋里……
  小青的淫液流了出来,淋在司机小陈的大肉茎上,随着她屁股的扭甩、振蕩,也发出了唧吱、唧吱的声音;小陈兴奋起来,吼着问:「喜欢我小陈哥啦,太太?……喜欢我的大家伙啦!?」
  杨小青两眼都腥红红的,向下瞧见小陈一幅得意的模样,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极了,但她整个身子早已被这根怪异的大鸡巴弄得快疯掉了,也只能厚着脸皮,摇着屁股,不顾一切地大声浪叫:「喜欢!喜欢嘛!……早就爱死……小陈哥你的……大家伙了!」
  但也就在这激情之中,杨小青一不小心,手上戴着的钻戒,刮到小陈的臂膀上,划出一条红痕来。小陈火了,大声咒骂道:「他妈的!……敢弄痛我,想找死啊!」他一掌掴到小青屁股上。
  「哎哟!好痛啊!……我不敢!……对不起,不是故意的嘛!」
  小陈将身子用力往上一挺,大鸡巴猛的倒戳进小青的肉屄里,同时又在她白白的臀肉上加掴了一掌,打出清脆的「啪!」的一声来。
  「啊~哟啊!痛……不要打,不要打!人家已经对不起了嘛!」
  小青虽然叫痛,却又猛摇着屁股,感觉小陈的硬棒子在自己里面捣动;产生出一种被虐待、却又好强烈的快感。
  「妈的!不能给她自由,老哥!帮我再把太太两手绑住!」
  「不!……不要,不要再绑我!我会小心,我会小心嘛!」
  老姜手里拿着已经打开的小青的皮包,走了过来,从里头抽出小青起先在福华饭店,换下的那条被淫水、精液沾湿未干的裤袜;提着它在两人的眼前逗呀逗的。一面还暧昧兮兮的问:「这条行吗?」
  杨小青见到那条湿裤袜,惊吓之余,也更羞得无地自容死了!
  「天哪,这……不要啊!……你们怎么可以……翻人家皮包嘛!」
  「嘿嘿!原来大少奶奶出门,皮包里还带着额外的三角裤、跟裤袜哩!……
  咦?这条怎么会是湿答答的呢?……难道是跟男朋友情调弄湿了,还要带回家留作纪念不成?「老姜故意的问。
  「不是的嘛!……本来是要把它扔掉的嘛!」小青忙着解释。
  「喔~!那就正好了!」老姜把小青的两腕交叉钳住,用扯成了条状的裤袜把她双手再度捆缚起来,一面笑着对羞惭不堪的小青说:「这也算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大少奶奶,记住要小心点,别再乐疯了用钻戒伤人唷!……」
  杨小青无能抗拒,只好咬住唇,乖乖地任绑,眼看着自己和徐立彬弄湿的裤袜缠在两腕上;眼看着自己手指上那颗耀眼的钻戒,闪烁发光,彷彿正告诉两个男人,张老闆的妻子,现在已经沉沦到和一个蕩妇没有两样,已经完全像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了。
  这种极度的羞耻,和仍然肏在自己阴道里的大肉茎,令小青更性慾亢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主动扭起了屁股,仰头朝老姜哀声唤着:「好嘛!好嘛,我会小心就是了嘛!……啊~~啊!我……」
  然后小青又低下头,对小陈讨好似的,挣出了一种怪异的媚笑说:「我……
  小陈哥,我里头又……又好骚、好蕩起来了!……啊~!天哪!连这样被捆着弄,都会觉得你的鸡巴……好好喔!!「」这就对啦!大少奶奶,快套吧,套鸡巴套深点!「老姜命令她。
  「啊~~啊!……啊~~啊!!……我爱死了,爱死鸡巴了!!」小青依言愈套愈深,浪叫得也愈来愈激动、愈来愈大声了。但是怪得很,小青却一直没有高潮要来的迹象。
  ………………
  杨小青一上一下的屁股,疯狂地套在司机小陈的大鸡巴上,从她蜜屄里溢出的淫液,覆满在他凹凸不平的鸡巴肉茎上,也早在不断磨擦之下,泛成了如泡沫似的白浆;淋淌到男人的阴囊、阴毛上,随着小青白臀阵阵的甩动而发出「咕吱、噗吱」的声来。
  「小陈哥很会肏屄吧!……大少奶奶,你说呢?」老姜一旁问着。
  杨小青挺直了上身,在胸前交叉被缚住的两手,胡乱抓捏着自己的双乳;听到老姜问,抬头朝老姜才瞟了一眼,就禁不住那种快感连眼珠都翻白了,猛摇着头,一面狂扭屁股,一面嘤嘤尖啼应着:「喔~~!……太会了!小陈哥哥……太会肏屄了!……喔~呜!把我的…
  …魂……都快肏出来了!……啊!……啊~~!!天哪!天哪!小陈哥的……大鸡巴肏得我美死了!「」比今晚少奶奶男朋友的……还更厉害吗!嗯?「老姜笑着追问。
  「啊~啊!……是嘛!就是嘛!比我所有过的……男朋友都厉害,更厉害嘛!」浑浑恶恶的小青,忘掉了一切,也喊出了她从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比起咱们的张老闆,你大少奶奶老公的呢?」
  「他……当然……就更不比不上小陈哥了嘛!……哎哟我的天哪!小陈哥的……大鸡巴……好会肏,好会肏喔!」小青摇着头喊着。
  「哈哈!……果然不出我老姜所料,张老闆放着这么可爱的少奶奶一个人在美国,是注定要戴顶绿帽的!……不过,大少奶奶的男朋友,居然还不止一个,在美国搞了不算,回了台湾也搞,这就让咱们做下人的,有点看不过去啰!」
  「不,不!没有嘛!……我也没有多少男朋友嘛!……姜大哥我求你,不要把人家讲得这么不堪,好不好嘛!?」小青哭丧着脸说。
  但扭着屁股的杨小青,心中的吶喊,却也变得更澈底的不堪了!
  「天哪!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得这个样子啊!……放着好好的……徐立彬不要,却来跟两个司机?……可是天哪!我……一辈子也没被肏得这么舒服过……连这样被羞辱,被下人绑着姦污了,都还会疯他们的……大鸡巴!……我真是下贱死了啊!」
  「什么堪不堪的!?……太太给老闆戴绿帽,就是个贱货!……就是该要接受惩罚的,姜大哥,你说对不对?」小陈用力向上挺身,把他整根入了珠的大鸡巴倒戳进小青的肉洞里。
  「啊~哟啊!好深哪!……要命死了啊!」小青被震得呼出尖声。
  她整个人受不了地向前倾倒下去,上身跌在小陈的胸口上,幸好在剎那之间,她记得自己被捆住的手上还戴了戒指,便迅速握了拳,才没教钻戒碰到男人的胸膛肉上。
  小青整个的背脊、浑圆的屁股、和全身雪白的肌肤,都因为她此时的姿态,完全呈露在一旁看着的老姜眼里。尤其是她的圆臀,那么皓白如雪,即使在破砖屋里唯一的一盏灯下,也显得晶莹剔透的;透露着被小陈在臀瓣上掌掴过的、粉红粉红的手指印。
  而小青屁股底下,仍然被男人鉅大无比的鸡巴肏着,分撑开来,肥腴的阴唇肉片上,沾满的淫水,和夹在当中,小陈凹凸不平的大肉茎上,也是湿淋淋的液汁,相互辉映、闪烁的景象,连老姜都看得津津有味,禁不住伸出手,在小青的背脊和翘起的屁股上抚摸、抓捏了。
  阴道里已经被一只怪状的鸡巴肏得满满的,现在又被另一个男人的手触弄着圆臀,小青的大腿肉和屁股肉就像触电似的颤抖了起来。
  「哦~~啊!……呜~啊!宝……贝,我……我又要受不了了!」
  「叫谁宝贝呀!大少奶奶?……如果一个男人不够用,再加我一个来同时陪你玩玩……让你加倍的享受享受,更澈底乐乐,如何?」老姜问她时,两只手都抚到小青屁股上抓捏了。
  也不知怎的,杨小青一听到「加倍享受」,便毫不自觉地把圆臀更翘举了起来,挺高到只剩下司机小陈的大龟头还留在屄里,将屁股朝老姜把着她的手里,旋扭、摇摆着;同时想像自已呈现在司机眼中的模样,和他正如何盯着自己肛门瞧的样子……
  这种「念头」,瞬间令杨小青如火灼烧着的性慾,更亢奋、更加倍炽旺了。
  尤其,曾经在她无数个「性幻想」里出现过的:在男人强迫之下,被又粗又大的鸡巴肏入屁股眼中,接受那种教自己难以忍受、却又总是最后十足怪异的快感一上来,自己整个人就会疯掉的「肛交」,现在马上就要发生,而且是有另外一只鸡巴也肏在自己阴道里的「同时」……
  这样的想像、和它即将成真的期待,立刻使小青禁不住喊出了:「啊~哟啊!天哪!你们两个一起来……我那能受得了哪?!」
  ………………